【智能crm】 麦肯锡对话全球企业领袖——卡特彼勒公司 Jim Owens(2)-翼发云

>>【智能crm】 麦肯锡对话全球企业领袖——卡特彼勒公司 Jim Owens(2)-翼发云

【智能crm】 麦肯锡对话全球企业领袖——卡特彼勒公司 Jim Owens(2)-翼发云

来源:智能crm

引言:销售管理是企业生存的根本,面对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公司轻资产经营势在必行,翼发云SaaS平台的智能crm,不建机房、不买软硬件、无需运维,零投入,提升销售业绩达80%以上。

  领导力:言行一致

  《季刊》:您如何定义自己的个人领导风格?

用翼发云CRM系统,轻资产运营,公司业绩节节高。

  Jim Owens:你知道,最近有许多学生问我在这之前是否接受过许多管理培训。坦白地说,我受过的培训更多是在纺织工程、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方面。并且,我觉得即使是年轻人,也可以通过参加童子军或者团体运动等其他活动,获得如何使团队合作顺利的正确价值观。

  我笃信团队协作的力量,我觉得,以价值观为基础的管理风格确实如同圣经中的黄金法则一般简单。想要别人怎么对待自己,首先自己就该怎么对待别人。如果你记住这一点,并且真正重视和尊重别人的意见,那么,你就可以进行真正的团队协作。我觉得,要在如今竞争异常激烈的经济环境下获得成功,团队协作是不可或缺的。

翼发云移动crm系统提高销售业绩80%以上。

  对我而言,任何一家公司是否出色不是取决于有没有一位出色的个人领导者,而是取决于公司内部有没有形成一定的领导文化,取决于是否确立了一种重视员工的领导文化。这一点正好反映了像卡特彼勒这种规模的公司的最佳实践,这种规模的公司在世界各地拥有成千上万名领导者,他们每天都需要做出决策。因此,这取决于让企业内部的所有员工都燃起追求成功的激情和热情。

  《季刊》:每一位首席执行官在走马上任时都会制定最初100天或最初200天的计划。您是否制定了任期最后100天的计划?

翼发云客户管理系统居世界前列。

  Jim Owens:我和董事会就这一问题进行过多次讨论。在卡特彼勒经历的前两次人事变动中,从即将接任的董事长知道自己将要接任到实际接任的这段时间内,我们的交接工作做得相对比较仓促。我的情况是这样的:晚上10:00,我知道自己将会成为新一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第二天早上宣布了这一决定,十天后,我是指十个工作日后,我的前任者就有点儿退居二线了。他不想当跛脚鸭,这样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我认为,这与我希望怎样做以及我喜欢怎样做无关,而是关乎怎样对企业最有利。在战略上花了12~18个月的时间之后,我适应了这个职位,但我感觉,如果我的继任者至少提前9~10个月得到关于人事变动的通知,他就可以及早开始调整战略,这样做,对企业极为有益。

  然后,我们就会在他准备好在年中推行新战略时,开始过渡。他会向我们的全球供应链推行他的战略,从而使我们的员工、经销商以及主要供应商从新任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那里获得推出新战略的消息,然后他就可以在6月底成为首席执行官。坦白地说,到6月份的时候,我差不多已经将所有的事务都交接完毕了。要知道,卸任时完全没有像接任时那么多的乐趣可言。另一方面,即将卸任的首席执行官关注的也不是乐趣,而是怎样实现平稳交接无缝过渡,以及确保企业能够实施现成的新战略。

  这样就不会浪费时间,在前进的路上也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当我回过头来再看接任履新时,我感到,这更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门科学,我对董事会也是这么说。几年后,当我们回忆这件事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想:这样做是不是比我们以前的交接方式更好?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以及他们处理交接的方式。作为即将卸任的首席执行官,你必须做到善始善终,但是也必须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让新的团队接手。另外,我觉得,在同一时间里,企业只能有一位领导者。

  《季刊》:当您离开卡特彼勒时,您希望留下什么?

  Jim Owens:公司在这场自1938年以后最困难、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中依然取得良好绩效,我觉得,别人最有可能记住的是这一点。当然,我最希望别人记住的是,我在为人处事方面所做的努力。出色的沟通、基于价值观的管理、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价值观,也就是言行一致,以及具有较高道德水准的公司,也许这些是最让我自豪的方面。不,不是也许,这就是最让我自豪的方面。

  管理经验:一切以企业为先

  《季刊》:回顾您的职业生涯,作为执行官和管理者,您最重要的经验教训是什么?

  Jim Owens:让我印象最深刻、对我的改变影响最大的是我作为一名经济学家从欧洲回国并开始从事会计工作的那两年,当时我们面临激烈的全球竞争,我负责与公司各个部门协作,制定生产/采购战略。我们当时知道我们面临着成本问题。在这段时期,我们大幅亏损。我们必须真正将思维方式从一种职能原则转变为真正的企业原则。

  我没有任何直接下属,但我主持一个由制造、工程、采购、会计以及零件与服务部门的部门经理组成的委员会,该委员会向公司的高管层报告工作。由于我没有直接下属,我只能依靠自己的理念和思想去引领他人。在这个时期,我们努力走出困境并思考如何重新定位卡特彼勒,这个时期充满了压力,但我在这段时间学到了很多。我觉得,我们最终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在没有相应职权的情况下凭借自身的领导能力取得了这样的成就,我对此感到十分自豪。

  《季刊》:在卡特彼勒的这么多年里,您建设了怎样的企业文化,如果回过头来看一下,您是否想对其进行一些改变?

  Jim Owens:我可以很认真地说,可能我不想进行任何改变。我觉得卡特彼勒有着长期积淀下来的深厚文化。我们倾向于吸引和留住刚刚走出校园参加工作的员工,或者是参加工作不满十年的员工。我们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能够留住其中大部分员工。

  最近几年,我非常担心我们的文化中出现的一些(他们-我们之分的)小团体主义,尤其是在某些工厂的生产人员和管理人员、工会与非工会人员之间表现得更为突出。我一贯强调的是,团结的团队终将获得成功,而分裂的团队必定失败。

   

文章从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传播企业管理知识和方法。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需要删除或者您需要具体了解更多SaaS平台开发商翼发云的智能crm相关信息,请和我们联络:

【QQ】2190390852 【微信】13094813141【网址】www.effapp.com

2021-02-12T05:41:14+08:002021-02-12 05:41:14|Categories: 智能crm|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