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crm】 巴菲特:他人胆怯时我贪婪-翼发云

>>【智能crm】 巴菲特:他人胆怯时我贪婪-翼发云

【智能crm】 巴菲特:他人胆怯时我贪婪-翼发云

来源:智能crm

引言:销售管理是企业生存的根本,面对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公司轻资产经营势在必行,翼发云SaaS平台的智能crm,不建机房、不买软硬件、无需运维,零投入,提升销售业绩达80%以上。

  作为投资顾问,巴菲特可以合法地拥有100个合伙人而不需要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登记。随着合伙公司的发展,他开始鼓励人们非正式地组成一个团队,然后再以一个单个投资者的身份加入进来。最终,他已经可以自己把人们放在一个资金池中以汇合他们的钱。后来他自己描述这样的战略时是持质疑的态度——不过这确实奏效。他对得到更多资金,挣更多钱的强迫驱使着他不断向前。巴菲特忙忙碌碌、火烧火燎,他往返纽约的频率堪称疯狂。他开始遭受和紧张相关的背痛之苦,当他坐飞机的时候病情就会加重,他用了各种办法和东西来减轻疼痛——除了待在家里。

  至此,他的名字已经象、像一个秘密一样传播。“和沃伦巴菲特一起投资会让你变富有。”可是现在规则已经改变了:到1960年,至少有8000美元才能跨入门槛,而且他再也不需要请求别人和他一起投资了,他们必须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才行。人们不仅对他在干什么一无所知,而且他们还必须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上。这将他们转化为巴菲特的热衷者,并且减少了他们对他做的事情抱怨的机会。以前他是请别人帮忙,而现在是他给别人帮忙;如果人们要从合伙公司拿走钱会为此觉得亏欠。让别人开口请求使他心理上觉得被赋予了重任。在很多情况下,在他以后的人生中,他开始经常使用这个技巧。他一边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而且这似乎也抚平了他一直以来因要对别人的命运负责而产生的恐惧。
用翼发云CRM系统,轻资产运营,公司业绩节节高。

  虽然不安全感和以前一样肆虐,可他的成功以及苏珊的关心和辅导已经让他有了改观。他开始显得有力量,而不是脆弱的。很多人高兴地请求他为他们投资。巴菲特于1961年5月16日成立了他的第11个,也是最后一个合伙公司:巴菲特-霍兰德(Buffett-Holland)。这个合伙公司是为迪克和玛丽·霍兰德而设。

  1959年,合伙公司的业绩表现高出市场6个百分点。1960年资产价值一跃而至将近190万美元,超过市场29个百分点。比单个年度的利润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复合增长率。如果在第二个合伙公司,即巴菲特基金(Buffett Fund)里最初投资1000美元,4年以后,这1000美元变成了2407美元。而如果投资于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只值1426美元。更重要的是,他获得较市场为高的回报同时,整体承担的风险也较少。
翼发云移动crm系统提高销售业绩80%以上。

  巴菲特收取的费用经过再投资,到1960年底已经为他挣了243 494美元。现在超过13%的合伙公司的财产属于他。虽然他在合伙公司的份额增加了,但他为合伙人们挣的钱也已经不单单是让他们感到高兴了;很多人对他怀着敬畏之心。

  在他们中间,Emdee合伙公司的合伙人比尔·安琪排在最前面。他努力让自己成为沃伦的“合伙人”,在巴菲特家房子的三楼建造了带有轨道的一整套巨大的火车模型,以前这里是个舞场,而现在它是巴菲特家的阁楼。在这个成年人内心深处的小男孩被唤醒了,每一个圣诞节他都在布兰迪斯商店徘徊,对那个他不可能拥有的巨大、神奇的火车模型充满了渴望。现在当安琪在为创造沃伦儿时的幻想而努力工作时,他就在一旁“监工”。

翼发云客户管理系统居世界前列。

  火车填满了以前舞场的大部分空间。整个模型立在桩上,而过道在下面,这样就可以从里面观察这个立体模型。三辆火车头带着长长一串车厢沿着巨大的螺旋形轨道赛跑。他们路过村庄、穿过森林、消失在隧道里,又爬上大山,穿过山谷,按照标记停靠和起步,可是当巴菲特发动引擎时,火车却经常出轨足够让人心惊胆颤。

  带着迟来的儿童时代反射的熠熠光辉以及奥马哈的铁路史为之添色,火车变成了沃伦的图腾。他的孩子们被禁止接近。到现在,他对钱的痴迷以及对他家庭的一无所知还是朋友间的笑谈。“沃伦,那些是你的孩子们——你认出他们了,是吗?”人们会这样说。当他不出差的时候,人们会发现他在房子里漫步,鼻子几乎要埋到年报里去了。整个家庭围绕着他和他神圣的追求旋转——空闲、安静;穿着纤维睡衣翘起腿休息;在早餐桌旁,眼睛紧盯着《华尔街日报》。

  现在他复杂的王国拥有接近400万美元的资金、11个合伙公司、超过100个的投资者。这些所需要的簿记、金融、储蓄安全以及邮寄等工作已经变得几乎不能抵挡。令人惊讶的是,沃伦仍然自己处理钱和做所有职员的工作:申报税收、打字机上写字,把分红或者资本支票存起来,偶尔会停下来在业余时间咖啡馆吃一餐饭,把股票凭证塞进保险箱内。

  1962年1月1日,巴菲特把所有的合伙公司放进了一个单个的实体,巴菲特有限责任合伙公司(Buffett Partnership, Ltd.)即BPL。1961年合伙公司的投资回报率为46%,而道指同期只有22%。1962年初,新的BPL的净资产为720万美元。仅仅6年,他的合伙公司规模就超过了格雷厄姆-纽曼。

  就在搬进Kiewit Plaza之前,他雇佣了比尔·斯科特(Bill 斯科特)。后者是美国国家银行的信托管理人员。斯科特曾经读过沃伦的一篇关于一家不是很著名的保险公司的文章。他还参加了巴菲特的投资课程。然后,他说,“我要去巴结他直到我能在那得到一份工作。”巴菲特开始在星期天的早晨去斯科特的家,半路上把孩子丢在教堂,而他们两个讨论股票,最终巴菲特给了他一份工作。

  斯科特开始帮助巴菲特把钱引入合伙公司,快和两个年轻人拆信封的速度一样了。巴菲特第一次让他的母亲加入,还有斯科特、唐·丹利、玛吉·罗林——沃伦的桥牌搭档卢斯。罗林,甚至还有弗雷德·史坦贝克——他有家族生意所以迄今为止只和沃伦在特别的项目上合作过。而且第一次,他把他自己的钱投了进来——大约45万美元。经过6年的工作,他和苏珊在合伙公司的股份上升到超过100万美元,他们总共拥有BPL公司14%的股份。

  时间上的契合令人惊叹。1962年3月中旬,市场最终破裂,持续下滑到6月底。股票突然比他们在很多年来的价格便宜。巴菲特现在只有一个合伙公司,坐拥一大笔等待投资的现金。他的投资组合在这个低迷时期并未受损。——“和通常的较为常规的股票投资方法相比,显示出我们的方法风险相对更低。”他在给合伙人的信中写道。1962年第二季度,道指从723.5下滑到561.3,跌了23%。那一年的上半年,合伙公司支付合伙人红利之前的损失为7.5%,而同期道指损失21.7%——合伙公司的业绩表现高出14.2%。他通过股票在和别人竞赛,他经常这样解释格雷厄姆的思想,这是对格雷厄姆原始说法聪明地进行了再加工,“当其他人贪婪的时候你要胆怯,而当其他人胆怯的时候你要贪婪。”现在到了贪婪的时候了。

本文经中信出版社许可,选自该社出版的艾利斯·施罗德所著的《滚雪球:巴菲特和他的财富人生》第三部分“赛马场”。

艾利斯·施罗德,曾任摩根士丹利的董事总经理,因撰写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研究报告而与巴菲特结识,而巴菲特也因为赏识她的洞察力、和掌握主题的能力,授权施罗德撰写他的人生故事。

文章从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传播企业管理知识和方法。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需要删除或者您需要具体了解更多SaaS平台开发商翼发云的智能crm相关信息,请和我们联络:

【QQ】2190390852 【微信】13094813141【网址】www.effapp.com

2020-05-02T23:59:50+08:002020-05-02 23:59:50|Categories: 智能crm|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