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crm】 韦尔奇传人败走“家得宝”-翼发云

>>【智能crm】 韦尔奇传人败走“家得宝”-翼发云

【智能crm】 韦尔奇传人败走“家得宝”-翼发云

来源:智能crm

引言:销售管理是企业生存的根本,面对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公司轻资产经营势在必行,翼发云SaaS平台的智能crm,不建机房、不买软硬件、无需运维,零投入,提升销售业绩达80%以上。

  今年,鲍伯·纳德利(Bob Nardeli)又“选择”了辞职。

  1988年,韦尔奇拒绝让他从GE生产副总裁升任总经理,纳德利选择了辞职。2000年,重回GE苦嚼十年“回头草”后,韦尔奇将CEO帅印传给伊梅尔特而不是他,纳德利又选择了辞职。两进两出GE,造就了这位曾经的韦尔奇接班人、“GE三杰”之一,也在冥冥之中注定了如今的别无选择。

  2007年第三天,世界最大家居连锁企业、第三大零售商家得宝(Home Depot)董事长兼CEO纳德利宣布正式辞职。董事会将为此支付2.1亿美元“分手费”。但是,再多的钱也不能帮他实现每次从GE出走时的心愿,让韦尔奇后悔!

  这个CEO不太高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大,我却再也长不高了”,纳德利曾经这样抱怨自己1.78米、88公斤的身材。现在看来他确实不高,让他当不了从小梦想的橄榄球职业球员,也让他看得不够远――特别是相对于这个不仅越来越大、而且越来越平的世界。

  2000年,从GE来家得宝的纳德利憋着一口气。前三年,每年近200家新店开张,这些新店有相当一部分离同区域的老店不远,甚至比邻而居。任家得宝CEO的六年,就是他和对手Lowe’s贴身肉搏的六年。在竞争中,本土市场越来越挤,而他的目光始终过不了太平洋。当然,这不是身高的错,也不能怪《蓝海战略》2005年才出版。至少他应该知道,他最爱的橄榄球除了“强行突破”还有“乘虚进攻”这一招。

  相反是Lowe’s乘虚进攻,率先抢得了美国家居连锁业的蓝海――“为女人服务”。原木与玻璃的货架,金色灯光的渲染,如奢侈品专卖店的购物环境引爆了增长更快的女性市场,同时迎合了懒于DIY的时尚人士。与此同时,家得宝标志性的仓储式大卖场(Bigbox)早已没有上个世纪的风光。1978年,伯尼·马库斯(Bernie Marcus)和阿瑟·布兰克(Arthur Blank)创办家得宝是为了这样一群热爱DIY的男人:穿着高高挽起的牛仔衬衣,自己动手量尺寸并买回墙纸、梯子,然后自己糊好家中所有房间。只是20年间“蓝海”已成“红海”,就像涂料已取代墙纸成为美国人的装修首选。现在这些老顾客的下一代成为消费主力,转而涌入Lowe’s的精致店面。近年来两公司的财报无情揭示了这一切。对此,股民比纳德利更敏感。

  面对本土蓝海,家得宝已落后为追随者。作为舵手的纳德利难辞其咎。尽管在Lowe’s之后,家得宝以多种新业态试图抢回这些美国新一代;但是,其颓势正从本土蔓延至全球市场。在百安居(B&Q)的凌厉攻势下,家得宝迟至去年底才越过太平洋。

  2006年12月14日,家得宝终于结束了长达两年的马拉松谈判,宣布以1亿美元全资收购总部位于天津的“家世界”家居超市(Home Way)。此时,来自欧洲最大家居零售商――英国翠丰集团(Kingfisher)的百安居,早已在这个增速高达20%的新兴市场布下50多家店铺,占有率近20%。家世界虽稳坐中国家居连锁业第四把交椅,旗下12家店铺、4.4%的占有率只能说明家得宝在中国的路还很长。业内专家指出,中国市场的迟到者必须付出更高代价才能活下去。1亿美元,只是纳德利在中国的第一笔学费。

  纳德利的中国“夜宴”,难掩他“高度”有限。身处美利坚,家得宝往北是加拿大,往南是墨西哥、波多黎各。纳德利似乎一直满足于这些国家的2122家店和815亿美元年销售额。前两年,家得宝与北京“东方家园”建材超市的并购谈判也没了下文。即使是他这次在中国并不良好的开局,也有其前任十年前埋下的伏笔。当时,家得宝有意培植家世界作为进入中国的并购对象。家世界的不少元老都曾亲赴亚特兰大总部接受培训,以致于店面风格都类似橙色家得宝。与家世界董事长杜厦谈判一年后,就在1996年6月签署合同的前几周,家得宝突然决定弃中国入南美。没人知道10年前这几周发生了什么。但是,纳德利的舞台就此限于太平洋与大西洋之间,直到辞职前20天才成功跳出这块日益拥挤的新大陆。

  本土市场紧随Lowe’s,全球市场穷追百安居。纳德利让接手时已近迟暮的家得宝看起来更慢了。尽管笑到最后才是最好,“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却放大了这位CEO的战略“近视”。

  去年底,家得宝三季财报显示盈利减少3.1%,并调低了全年盈利,纳德利也不得不承认2007年将更具挑战性。官方解释是,夏秋之际频繁的飓风、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疲软减缓了家居用品销售。“天”、“地”或许是个好理由,“人”却是个更现实的原因。一边是2001年安然破产促使董事会更自觉的监督管理层。在“萨班斯法案”激励下,家得宝董事会同样给了纳德利更大的压力。另一边则是他的高薪惹的祸。仅前5年,不算股票期权,纳德利就拿到了1.24亿美元的工资。而这相对于他从慢到亏的业绩,股民、工会甚至美国议员都怒了。

  至此,家得宝董事会让纳德利带着2.1亿美元的金色降落伞“选择”辞职,对不“高”的纳德利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

        

文章从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传播企业管理知识和方法。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需要删除或者您需要具体了解更多SaaS平台开发商翼发云的智能crm相关信息,请和我们联络:

【QQ】2190390852 【微信】13094813141【网址】www.effapp.com

2019-06-03T21:30:47+08:002019-06-03 21:30:47|Categories: 智能crm|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