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人员管理】 一体化的东盟会对中国构成挑战吗?-翼发云

>>【销售人员管理】 一体化的东盟会对中国构成挑战吗?-翼发云

【销售人员管理】 一体化的东盟会对中国构成挑战吗?-翼发云

来源:销售人员管理

引言:销售管理是企业生存的根本,面对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公司轻资产经营势在必行,翼发云SaaS平台提供销售人员管理,不建机房、不买软硬件、无需运维,零投入,降成本增效率,提升销售业绩达80%以上。

  近来,中国作为外国投资贸易全球宠儿的地位,正在面临来自东南亚国家的挑战,这些较小的国家正在形成一个日益重要的经济集团。虽然由10个成员组成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ASEAN)构成的6.1亿人口的市场规模还不到中国的一半,但该集团越来越富裕的消费者则越发富有吸引力,尤其是对谨防日本与北京的领土争端风险不断升级的日本公司而言。

  虽然大部分日本公司依然还在中国投资,但拟于2015年成立的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类似于欧盟的由10个成员国构成的一体化经济体——却更加诱人。从人口结构和生产成本的角度来看,随着中国劳动力人口的规模开始萎缩、工资开始上涨,由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文莱、缅甸、柬埔寨、老挝和越南构成的东盟集团,将会不断排挤中国。除了受该地区快速增长、花费较大的中产阶级吸引纷纷前来的金融和其他服务类企业之外,泰国和马拉西亚对外国制造企业同样颇具吸引力。

  至少在未来几年内,日本向东盟的投资扩张仍将延续,包括中国和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也在向该地区注入资源。不过就吸收外国直接投资(FDI)而言,中国暂时居于领先地位: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各地流入中国的外国投资总额为1,210.8亿美元,仍然高于东盟的1,112.9亿美元。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apan External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JETRO)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1月到6月,日本在东盟的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了88.7%,达到9,986亿日元。“原因并不仅仅在于中日关系恶化,其他重要因素也在发挥作用。”东京亚细亚大学(Asia University)的东盟经济专家石川幸一(Koichi Ishikawa)谈到。“随着中产阶级的快速壮大,以及泰国、菲律宾和越南的消费在2011年和2012年表现强劲,东盟正在成为更大的消费市场。”在刚刚建设完成的购物中心,富裕的消费者蜂拥而至,2011年和2012年,印 尼的汽车和摩托车销售两创纪录。

  虽然东盟也有缅甸、柬埔寨和老挝等较为贫穷的国家,但这一地区的潜在购买力颇为可观。“外国直接投资在东盟不断增长的最大理由在于,该地区不仅是个制造业基地,同时也成了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市场。”日本贸易振兴会亚洲和大洋洲部门负责人、东盟贸易专家Isamu Wakamatsu谈到。

  中国的麻烦

  虽然中国超级富有的暴发户引发了坊间热议,但在中国,富人和农村贫困人口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的贫富差距。“中国的13亿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很多东西的。”华盛顿特区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简称CSIS)东南亚研究苏米特罗项目(Sumitro Chair for Southeast Asia Studies)的高级研究员和副主任默里·希尔伯特(Murray Hiebert)谈到。

  除了该地区自身市场的美好前景以外,对跨国公司来说,东盟作为一个制造业基地不断增长的竞争力也渐渐成了一个重要因素。因为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发展,加之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的低出生率,中国一度看似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农村劳动力大军已风光不再。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劳动人口的规模在2012年开始萎缩,减少了345万,这一人口数量减少到了9.3727亿,而东盟的劳动人口规模则在持续快速增长: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在一份关于东盟直接投资的报告中称,2012年,东盟的劳动人口达到了3.9亿人,到2042年将达到4.72亿的峰值。

   “这与10年前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人们普遍担心,东盟的直接投资会被中国的崛起边缘化和挤出。”美银美林的东盟研究经济学家Hak Bin在这份报告中指出。他还补充谈到,相比之下,中国更快的工资增长、劳动力短缺以及人民币升值,也使向东盟投资更具吸引力。现在,中国的制造业工人工资比泰国、印 尼和越南高约30%。

  除了对西方和日本的企业颇具吸引力之外,东盟较低的工资水平对中国制造业企业同样很有吸引力。“如果你比较一下从2005年到2012年中国大城市的工资水平就会发现,越南的工资只有中国的大约三分之一。”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Wakamatsu谈到。举例来说,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一项调查就表明,2012年,胡志明市工人的月平均工资为148美元,只相当于中国华南城市广州395美元平均工资的37.5%。(2005年,两个城市的工资大体相当。)2013年的前6个月,日本对越南的投资从一年前的1,421亿日元增加到了2,306亿日元。“如果这个趋势……延续几年,我也不会感到意外。”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表示。

  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可能会放缓,但这个国家依然是个庞大的市场,所以,服务企业和零售企业依然会在中国继续投资。Wakamatsu谈到,日本的企业当然不会在其全球战略中无视中国,不过,为了对冲只在中国大陆投资这一日渐增加的显见风险,它们已开始采用一种“中国加一”(China plus one)的战略(该战略是指日本企业为分散投资风险,在向中国投资的同时,同时也在其他国家进行投资,意在通过加强与东盟国家和印度的合作来分散投资风险。——译者注)。一年前,日本对两国均宣称拥有主权的中国东海海岛宣布国有化之后,中国爆发的大规模反 日抗议使这一风险昭然若揭。“自2012年的示 威和破坏活动之后,日本企业非常强烈地感知到了中国存在的这一风险,所以,它们认为,必须要将自己的投资多元化。”Wakamatsu谈到。艾伦对此表示同意:“对日本企业来说,这一风险正在不断增加。如果海岛问题再度恶化,日本企业将身陷危险之中。”

  但中国有些专家认为,事实上,2013年上半年外国直接投资的减少主要是2011年投资“繁荣”的结果——2011年的外国直接投资大幅增长了60%,因此,2012年的投资增长幅度较小。此外,东京大学(University of Tokyo)社会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Social Sciences)教授、中国经济专家友男丸川(Tomoo Marukawa)认为,只观察半年的趋势可能还无法精确预测未来的发展状况。大部分日本公司在东盟的投资都是为了增加在东南亚地区的生产能力,而不是将生产线从中国迁移出去。“基本上没有什么日本公司从中国撤出搬到东盟。”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Wakamatsu谈到。“过去,所有企业都只在中国投资,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公司会对中国与东盟国家的条件先进行比较,之后再决定在哪里投资。”

  虽然泰国在与汽车相关的行业正在赶上来,但中国在良好的基础设施和供应链方面依然占有优势。有专家指出,越南的发展势头也不错,并拥有较低的劳动力成本,但柬埔寨和老挝则落在了后面,尤其在电力供应方面。

   “缅甸可能是个例外,现在对这个国家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但我对柬埔寨和老挝的前景很不看好。”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政治学荣誉教授伯纳德·戈登(Bernard Gordon)谈到。他指出,红色高棉在20世纪70年代留下的灾难性遗产依然让柬埔寨深受其苦。“令人遗憾的是,截止到目前,该国的经济还没有迹象表明它会成为现代制造业中的活跃力量。”他谈到。

  颠倒乾坤

  日本与中国和东盟的贸易也显示出了同样的趋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称,2013年上半年,日本与中国的贸易总额1.47万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0.8%。该组织预测,继2012年下降3.5%之后,日本与中国的贸易总额2013年全年将再次降低。日本财务省的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日本与东盟的贸易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9%,达10.97万亿日元。

  戈登谈到,东盟将来可能会取代中国成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理由有两个:第一,因为中国至少会在下一个10年里重点提升国内购买力、催进国内经济活动——意在促进国内政治稳定。第二,因为东盟的前景,尤其是印 尼、越南和菲律宾——缅甸(最终)也会加入此列——的前景非常光明,而且人口结构非常好。”他还补充谈到,此外,其中的每一个国家都有将与中国的关系保持在易于管理的合理距离的内部理由和长期历史渊源,这一因素有助于为日本与东盟之间经济关系的发展铺平道路。

  将于2015年成立的一体化东盟经济共同体,除了对制造业企业富有吸引力之外,也会吸引日本的金融机构和其他服务企业进入该地区。但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一地区的市场到2015年不太可能完全统一。“他们的(目标是)消除该地区的关税,并为东盟(创建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对东盟经济而言,该协定是个利好。”亚细亚大学东盟经济专家石川幸一谈到。“但是,他们还要面对统一产品标准等问题,并需要应对基础设施的问题。他们怎么缩小成员国之间的收入差距呢?新加坡和缅甸之间就存在着巨大的收入差距。改善这个问题则需要假以时日。”

  此外,全球贸易对话也会影响到对东盟和中国的贸易和投资。截止到目前,中国还没有决定加入美国领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原因或许在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标准会远远超越降低关税等“传统”贸易问题。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成员国必须承诺,每个成员国都要改变影响到对外贸易的国内经济互动(economic interactions),无论需要采取什么方式。

  中国与东盟达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的基础,是东盟与其他伙伴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其中包括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新西兰。在东盟成员国中,马来西亚、越南、新加坡和文莱已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会比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进程快得多,要求也高得多。我认为,中国并不怎么愿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进展很快,但他们当然会考虑到这一因素。”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国际商学院(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的金融学教授、国际贸易和投资专家彼得·A.佩特里(Peter A. Petri)谈到。虽然中国也在尝试满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要求的改革,但越南和马来西亚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国家将从中获取更多优势,越南出口服装等高关税产品,马来西亚则与北美供应链联系紧密。其结果是,“我们估计,东盟某些国家的贸易增长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会更快。” 佩特里谈到。

  石川幸一认为,包括菲律宾和泰国在内的其他东盟国家也表现出了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兴趣,如果成员国数量不断增加,那么,中国最终会被排除在自由贸易协定之外。“中国应该现在加入该协定,这样,他们的主张和他们希望的条款就更可能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中反映出来。”他谈到。

   “除非中国在5年左右的时间里被纳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否则,将来的外国直接投资就会青睐东盟而不是中国。”戈登谈到。他认为,中国的聪明之举将是加入并接受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重要要求,比如,有关保护知识产权(IP)和国有企业改革的要求,他还补充谈到,如果北京跨出了这一步,那么,“中国再度成为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磁铁’的前景就会大为改观。”

  截止到目前,中国的投资扩张大多集中于老挝、柬埔寨和缅甸。中国南海的领土纷争限制了中国与马来西亚、越南和菲律宾的贸易扩张。“毫无疑问,在未来几年里,在东盟国家,日本会成为比中国更大的投资者。”希尔伯特谈到。来自中国的大部分投资的规模可能较为有限。“你能看到,中国的地方性公司正在进入缅甸、越南和柬埔寨投资于矿业和农业。”他谈到。

  美国投资

  尽管奥巴马总统誓言将美国的军事和经济焦点转向亚洲和东盟,但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投资虽有增长却依然有限。2013年8月,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在新加坡发布的一项对在这一地区运营的美国公司475位高管的调查显示,在最近两年里,79%的公司增加了与东盟的贸易和对东盟的投资。其中有91%的调查对象认为,这类投资在未来5年内还会继续增长。“东盟对美国和美国公司的重要性会日趋增加。”艾伦谈到。

  戈登并不认为美国在亚洲和东盟的投资会显著增长。他谈到,美国国内市场强劲增长的前景,以及专注于欧洲和北美的传统,意味着他们进入亚洲的动力不太充分。“如果印 尼能保持目前的经济增长势头,那么,它仍然会是美国对外直接投资的重要地区,但它很可能被越南、菲律宾和缅甸超越。”他谈到。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美国对东盟的直接投资从2011年的57.8亿美元增长到了2012年的69亿美元。

  友男丸川认为,总体而言,虽然东盟会从近期的急剧增长中受益,但不太可能削弱中国的重要性,因为这两个地区对日本自身的经济福利都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应该尽最大努力深入到这两个市场中。”

文章从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传播企业管理知识和方法。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需要删除或者您需要具体了解更多SaaS平台开发商翼发云的销售人员管理相关信息,请和我们联络:

【QQ】2190390852 【微信】13094813141【网址】www.effapp.com

2019-05-30T14:28:49+08:002019-05-30 14:28:49|Categories: 销售人员管理|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