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售管理系统免费版】 中兴事件背后美国的合规监管体系分析及应对策略-翼发云

>>【销售管理系统免费版】 中兴事件背后美国的合规监管体系分析及应对策略-翼发云

【销售管理系统免费版】 中兴事件背后美国的合规监管体系分析及应对策略-翼发云

来源:销售管理系统免费版

引言:销售管理是企业生存的根本,面对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公司轻资产经营势在必行,翼发云SaaS平台提供销售管理系统免费版,不建机房、不买软硬件、无需运维,零投入,降成本增效率,提升销售业绩达80%以上。

近日,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但是代价“昂贵”:中兴通讯支付合计14亿美元民事罚款;需在30天内更换上市公司和中兴通讯的全部董事会成员;与涉事负有责任的管理层或高级职员解除合同;以及为期十年的新拒绝令等。但据美国媒体最新报道,美国参议院将在表决中阻止此次和解。中兴事件可谓一波三折。

中兴通讯被制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违反了美国出口管制的监管法规,而且任何与中兴有业务来往的公司,可能都要进一步关注自身在美国出口管制法下的合规问题。在全球贸易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合规经营愈来愈重要,建立完善的内部合规体系,是中国企业国际化发展的必经之途。翼发云crm系统提高销售业绩80%以上。

美国在合规方面有哪些严格的监管规定?中国企业如何建立有效的应对合规体系?

要点翼发云销售管理系统居世界前列。

1、从事航空业、汽车产业、国防业、信息技术、通讯及软件业的企业尤其要关注、并遵守美国出口管制。

2、《美国反海外腐败法》(FCPA)的域外管辖权极其广泛。按照美国执法部门的诠释,不仅对美国公司、美国个人(包括为外国公司在海外工作的美国个人)适用,几乎只要与美国有生意往来,FCPA就会适用。

3、美国司法部、证监会及其他执法机构近些年来加大执法力度,不仅仅是对公司采取重罚,对涉案个人的刑事诉讼也进一步加剧。

正文

/唐军侠IBM总部诚信合规官/张宁美国CKR国际律师集团合伙人/中国业务负责人 (西海岸)/张伟美国CKR国际律师集团合伙人

抛开目前中美双方的关税和贸易战的大环境因素,中兴/华为事件引发的一个重要议题是美国法下的合规问题。这两个案件充分凸显了合规对于日益全球化的中国企业的重要性。

很多公司有一个常见的认知误区,即认为只要没有在美国设立分支机构或办事处或开展业务,美国法律就不会触及到他们。

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在本篇文章里主要讨论美国出口管制和反境外腐败方面的监管法规,以使中国企业对美国的合规监管有比较系统的认识。

一、出口管制的风险

美国对出口产品和技术的监管体系比较复杂,由几个不同的政府部门负责,并且相关法规一直在不断的更新中。

总的来说常见的美国出口管制体系包括以下三种:

1. 美国商业部工业和安全司(Department of Commerce’s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主要负责出口管理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简称EAR)的实施,对非军用(dual use, 包括民用)的产品和技术实行出口管制;

2. 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The 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制定了一个庞大的指定制裁名单,用于具体实施美国的各类经济制裁;

3. 美国外交部的国防贸易控制署根据《美国国际军火交易条例》(International Traffic in Arms Regulations, 简称ITAR)针对军用产品和技术实行出口管制。

本篇文章主要讨论商业部对EAR涵盖的非军用产品和技术 (简称受控产品) 的出口管制。

EAR涵盖的受控产品范围很广,既包括完全源自美国的产品和技术,也包括在境外制造开发但是含有一定受控产品含量的产品和技术(基于不同国家不同产品含量要求不同),或是基于受控产品制造开发的产品和技术。出口的商业行为也不限于从美国直接出口受控产品,也包括在境外不同国家间再出口或境外同一国内转运受控产品。此外,技术许可交易,上传或在美国境外下载受控技术或数据,甚至包括向在美国境内的外籍人士提供受控技术或软件源代码等行为也均被认为是受EAR管辖的出口行为。因此遵守美国出口管制对从事航空业、汽车产业、国防业、信息技术、通讯及软件业的企业尤为重要。

外国公司是否需要从美国商业部为某受控产品申请出口许可主要取决于该产品的技术特点,出口的国家,以及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等几个因素。美国商业部有一个详尽的商业控制清单(Commerce Control List, 简称CCL)。列在CCL上的受控产品的出口一般需要商业部签发的专门出口许可。EAR里大部分的受控产品并未专门列在CCL上(即通称EAR99产品),它们的出口通常不需要商业部的专门出口许可,但是如果出口的国家是被美国禁运的国家之一,或者最终用户在EAR的特殊名单上,或者最终用途是被EAR禁止的,出口商仍需向商务部申请专门出口许可。

商务部有三个和出口用户有关的清单,即实体清单(Entity List, 向其出口需专门许可),未确认清单(Unverified List,出口商需确认更多相关信息),和拒绝方清单(Denied Persons List,任何人不得向该清单上的公司出口受限产品)。除了商务部的上述清单外,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有一个包括几千个个人、团体和实体的名单。受到制裁的国家、实体或个人的名单也在不停地修改中。

对受美国政府制裁的国家,如伊朗、朝鲜、叙利亚等国的出口条件更加严格,从全面禁运到设置更苛刻的出口限制不一而同。以伊朗为例,用雇佣或以其它方式将受限产品披露给伊朗的任何个人,或者在知晓或有理由知晓该等产品会被转运到伊朗的前提下仍从美国出口受限产品(即使该产品或技术没有最终被转运到伊朗),这些行为本身就可以导致一个外国企业触犯美国出口管制。

鉴于EAR对出口行为和受控产品的广泛定义,即使一个中国公司没有任何与美国进行直接产品或技术交易,也可能会由于在没有美国商业部出口许可的情况下,因在美国境外再出口或转移源自美国的受控产品或境外制造的,包含或源自受控产品的产品和技术而触犯美国出口管制条例。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作为中国公司在没有获得美国出口许可的前提下在美国境外向被列入禁售名单或受到美国出口管制法律制裁的国家、实体或个人出口或转运受控产品术(包括使用这些产品或技术向被制裁的国家、实体或个人提供服务)。

而一个公司一旦被认定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的各类规定,会受到严厉的民事及刑事处罚,包括被列入制裁名单。中兴被美国商务部制裁的一个原因是其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禁令而向其出口受限产品。因而,任何美国或者海外个人或实体均不得向其出口(包括再出口和境外转运)受限产品,也不得用其它方式资助其获得受限产品。所有任何与中兴有业务来往的公司,可能都要进一步关注自身在美国出口管制法下的合规问题。

二、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风险

另一项对海外公司的合规有着重要影响的美国法律是《美国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简称FCPA)。该法律于1977年水门事件后制定,主要有两项条款:一项是反贿赂,即禁止贿赂外国官员;另一项是内控会计条款,要求发行人记录准确,内控机制足够完善 (注:发行人指在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或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报告,包括以美国存托凭证(ADR)方式进行交易的公司)。这两项条款无需同时满足,哪怕公司没有贿赂行为,也可能因仅仅违反会计条款而获罪。

FCPA的域外管辖权极其广泛。按照美国执法部门的诠释,不仅对美国公司、美国个人(包括为外国公司在海外工作的美国个人)适用,几乎只要与美国有生意往来,FCPA就会适用。比如说,如果违法行为利用了美国的通讯手段(如电子邮件)、银行及金融系统等,哪怕公司不在美国或贿赂没有发生在美国,也可能受到美国政府指控。

从个人角度,如果一个公司受限于FCPA,该法也将适用于公司的员工、董事、股东和代理。

三、合规有助于公司建立商誉

即使美国法律对某一中国公司并不具备管辖权,但这并不表明美国法律的合规与公司无关。

在全球贸易的当下,合规经营愈来愈重要。越来越多的公司要求他们的代理、供应商、合作伙伴等证明其具备有效的合规管理体系,并在合同中规定一旦乙方合规有问题,甲方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

另外,企业并购中合规审查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如果合规出问题,不仅损害公司声誉,还会影响您与客户及其他经贸伙伴的关系。

四、建立有效美国法律下所需要的合规管理体系

合规管理体系并没有一个固定模板,每个受美国法律管制的公司应该根据自身的规模、所在产业、经营地区国家、经营模式等因素来决定合规架构。根据美国法律实践,一个对监管机构来说比较有效的合规管理体系应该最起码包括下列因素:

1.有独立的合规职能,最好是设立首席合规官(Chief Compliance Officer) 职位,并确保首席合规官可以直接同公司最高管理者交流;

2.建立员工行为准则(Code of Conduct)及规章制度(Policies & Processes);

3.合规培训并保留培训记录;

4.建立员工与管理层沟通渠道,让员工能够报告(甚至匿名报告)问题,明确规定不打击报复报告的员工;

5.内部调查并纠正发现的问题,对违纪员工(包括经理及高管)给予纪律处分;

6.建立产品技术分类项目和确定潜在的出口许可要求;

7.建立对产品技术的接触的防范措施和录用外籍员工的制度;

8.常规监测风险,并持续改进合规管理体系。

建立有效合规管理体系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公司从上到下各个部门合作努力。很多企业建立了规章制度,但仅仅有规章制度只是纸上谈兵,远远不够。在中兴的声明中,中兴表示已经在合规方面做出“艰苦努力”,构建了出口管制合规管理架构、制度和流程等等。但中兴没有做到其与美国商业部的和解协议中同意的项目,表明这套制度和流程并没有起到它们的作用。要知道,有合规制度却不执行,甚至可能比没有还要糟糕,因为这种规避行为可以被执法部门看成是有意为之。

除了上述的中兴案,另一有启示性的案例是摩根大通通过雇用中国政府官员的子女亲戚以获得业务,被控违反FCPA并被罚2.64亿美元。摩根大通确实有一套流程来试图保证当聘用客户推荐的申请人时,该聘用符合法律而不是一种变相贿赂,但该流程没有被严格执行。销售人员提供虚假信息,并将该流程改变成专门雇用政府官员子女以获取业务的项目,各种监控形同虚设,而该流程也成为政府起诉的一项证据。

美国司法部、证监会及其他执法机构近些年来加大执法力度,不仅仅是对公司采取重罚,对涉案个人的刑事诉讼也进一步加剧。

有效的合规管理体系不仅帮助公司规避风险,如果万一受到政府调查,执法机构会将合规管理作为一项考量来决定是否起诉公司及惩罚力度。

从各方面考虑,与美国有贸易及合作关系的中国公司都应该将美国合规审查提上日程。

本文来源:走出去智库CGGT(cggthinktank),CRM系统已获授权转载

文章从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传播企业管理知识和方法。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需要删除或者您需要具体了解更多SaaS平台开发商翼发云的业务员管理软件相关信息,请和我们联络:

【QQ】2190390852 【微信】13094813141【网址】www.effapp.com

2019-06-17T17:51:37+08:002019-06-17 17:51:37|Categories: 销售管理系统免费版|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