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M软件】 傅政军的“暧昧经济学”-翼发云

>>【CRM软件】 傅政军的“暧昧经济学”-翼发云

【CRM软件】 傅政军的“暧昧经济学”-翼发云

来源:CRM软件

引言:销售管理是企业生存的根本,面对日益加剧的市场竞争,公司轻资产经营势在必行,翼发云SaaS平台的CRM软件,不建机房、不买软硬件、无需运维,零投入,提升销售业绩达80%以上。

  从建立国内首家视频聊天交友社区9158,到成功带领天鸽互动上市,傅政军和他所做的生意一直备受质疑。但在完善的风险防控机制的庇佑下,他已开始走在阳光下。

  7月9日上午9时,香港证券交易所。距离开盘还有半小时,站在一楼大厅的人群中,西装革履的傅政军一边等待,一边与身边的同事和朋友聊天,神色混杂着些许紧张与激动。

用翼发云CRM系统,轻资产运营,公司业绩节节高。

  这一天,他的公司“天鸽互动”将在港交所挂牌交易,作为CEO,傅政军将亲手敲响上市铜锣。

  许多人并未听说过天鸽互动,但其旗下的“9158”和“新浪秀”等社交视频平台早已名声在外。包括以上两大主力平台在内,天鸽互动一共拥有8个“多对多”、1个“一对多”实时社交视频社区,开设 2.6万个聊天|室,注册用户量累计超过2亿,月活跃用户量超过1000万。2013年,这些用户为其贡献了5.48亿元的营收,其中大多数来自出|售的虚拟商品,比如向主播敬献的“鲜花”“豪车”“飞机”等。翼发云移动crm系统提高销售业绩80%以上。

  但在闷热的7月9日,傅政军需要自己当一回“主播”。资本故事早已讲完,今天的站台和敲锣只具有象征意义。但他仍然不能掉以轻心,作为上市公司的老板,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有可能让投资者和媒体解读出丰富的含义。

  9时15分,傅政军听到主持人念了自己的名字。他走上台,掏出一张纸,开始用带有浙江口音的普通话发表演讲。台下是来自港内港外的数十家媒体,闪光灯的映照让傅政军的脸庞熠熠生辉。翼发云客户管理系统居世界前列。

  “我这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闪光灯,很激动。”傅政军说。简短的演讲过后,他与公司高层、港交所代表、投资方及家人一起握手合影,举杯庆祝。9时29分,在读秒倒计时中,他用力敲响铜锣,宣告天鸽互动正式上市。

  交易开始后,傅政军在演讲台上略作停留。他仰起头,与同事们一起紧盯着大厅上方的交易显示屏。天鸽互动股票以5.99港元开始了第一笔交易,较发行价上涨逾13%,并一度上扬至6.11港元。大局已定,傅政军松了一口气,露出微笑。

  隐形大佬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傅政军,此前心里主要压着两块石头:一是彼时的港股IPO一直笼罩着开盘破发的阴霾,7月8日上市的迪信通、6月30日上市的联众游戏、6月26日上市的畅捷通、4月10日上市的百奥家庭互动……开盘均破发。天鸽互动能否冲破这一阴霾,傅政军心里也没底;二是天鸽互动的主要业务9158一直背负着“类色情”“暧昧经济”的标签,这次能被资本市场认可而成功上市,可以说是从灰色地带走到了阳光下。傅政军以后再也不用夹着尾巴“闷声发大财”了。

  创办9158.com是傅政军的第二次创业。1998年从浙江工业大学毕业后,他开过网上书店,做过网页检索,还与同是浙江金华人的华军(创办了华军软件园)一样做过网站站长。从这些经历来看,傅政军可谓互联网界的一名老兵了。

  而被傅政军视为自己真正第一次创业的,则是其在2000年创办了网站文字广告交换联盟“太极链”。接触互联网比较早的人应该还记得,彼时“太极链”确实火了一阵,并且获得了美国“成为基金”1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但傅政军和他的团队最终没能熬过2001年开始的互联网泡沫,“太极链”从最高峰时的180名员工一下缩减到12个人,创投给的钱也烧光了。

  9158脱胎于韩国的视频聊天社区“十人房”。2004年时,准备二次创业的傅政军偶然发现了这一网站,当时,国内还没有出现这样的社交互动视频网站,他就带领工程师开发出了9158,谐音“就约我吧”, 开始模仿韩国人做视频交友。

  但傅政军很快发现,进入聊天|室的人大都不愿意打开摄像头,喜欢看别人,但不喜欢被别人看,而且仅容纳10个人的房间根本就热闹不起来。受当时线下火暴的夜|总会模式启发,傅政军索性把照搬韩国的“十人房”改造成了网络上的“秀场”,将一个个“十人房”升级为百人房、千人房,每个房间再安排五六个女主播进行歌舞表演,观看者喜欢的话则可以给主播们送“鲜花”等虚拟礼物。

  这一模式很快让傅正军尝到了甜头,9158实现了爆炸性增长,2008年,其一个月的流水已经到了大约600万元。并先后吸引了IDG资本500万美元和新浪2000万美元的投资,新浪旗下的“新浪秀”视频社交平台也作价1000万美元注入其中。

  此后的几年间,傅政军就一直过着“闷声发大财”的日子。

  他对中国社会的社交状况有着很深的研究。他曾在一篇自述中写道,我发现中国其实是没有线下社交的。美国流行派对,线下社交发达,但中国除了KTV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富人猫在家里,穷人猫在网吧。9158的用户两极分化,正是这一现状的缩影。

  在9158平台上,95%以上的用户是免费享受的观众。真正愿意花钱买虚拟商品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三、四线城市的网民和打工者,他们所在的地方往往缺少社交场所,因此,虽然收入不高,反而愿意在聊天|室里一下花掉上千元;另一种是富人,9158里聚集了几万个老板,其中有很多是富人榜前1万名的富人。他们不喜欢抛头露面,但在聊天|室里却出手阔绰。傅政军就曾见过一个农民工,为一个喜欢的女主播刷了999朵“玫瑰”。还有一位富人,在一个主播生日的当天刷了1128架“飞机”,价值50万元。

  而白领阶层则不是傅政军心中的目标客户,在他看来,白领们大都承受着买房、买车的压力,除了电子商务,他们什么钱都不会付的。

  这也正是9158和傅政军多年以来不为很多人知道的主要原因。

  直到2012年年底其竞争对手欢聚时代(YY)赴美上市成功,低调的9158才进入大众视野,其首创的在线“秀场”模式因为“能赚钱”,也迅速成为众多视频网站争先效仿的对象。

  天鸽互动的招股书首次显示了其强劲的盈利能力:2011~2013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3.844亿元、4.558亿元、5.482亿元,相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399亿元、1.583亿元及2.063亿元。这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优酷、搜狐等视频网站分外眼红。

  而按开盘价计算,天鸽互动的市值已经达到了73亿港元,作为创始人兼第一大股东,傅政军的个人身价则达到18.3亿港元。

  巧妙避险

  相比于尚未“洗白”就遭遇灭顶之灾的快|播公司而言,傅政军和9158无疑是幸运的。因为自其2012年进入公众视野之后,傅政军就一直遭受着各种质疑。就在天鸽互动上市之前,仍有“情色网站9158年收入10亿欲上市”这样的网络报道不时进入他的视野。

  为此,傅政军颇费心思。天鸽互动上市后,他在《致每一位天鸽人》的信中说道,在我们不断前进的过程中,很多人都在质疑: “这就是擦边球生意吧­”“这样的企业能上市吗­”,对于这些声音,我们只用一句话回应他们——“正是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严防色情所以才走到了今天。”现在,我们的监管系统已经做到了全平台无死角,任何不良内容都会在几分钟之内被快速处理。早在创立之初,天鸽的初衷就是为用户营造快乐、纯净、健康的娱乐环境,特别是从2008年起,平台升级了社区生态,当主播得到的货币不再等同于人|民币的时候,我们生产出了一个全民娱乐网络量贩式KTV模式。很多人在麦上轮流唱歌、聊话题、跳健身舞,展示自己以获得别人的认可。现在的天鸽,不仅成为90后的创业平台,70后、80后的娱乐平台,也是中国最大的音乐爱好者的家园。我们的使命是让“天下人笑口常开”,不管外界对天鸽存在多少质疑,上市就是一个我们最好的证明。

  这些鼓舞士气的话也大都出现在了天鸽互动的招股书中,以打消投资者的顾虑,坚定其投资的信心。

  但这似乎仅仅是傅政军的一面之词。打开9158的网站首页,大量“美女”第一时间便扑面而来,虽然不是个个国色天香,但绝大多数都画了浓浓的脸妆和眼影,或顾影自怜,或嘟嘴卖萌,准备在虚拟舞台上接受粉丝的膜拜和牺牲。

  房间内则更不像傅政军所说的“纯净、健康”。随便打开一个正在直播的名为“疯狂现场”的视频房间,女主播“薇薇”正在与房间内的900多人聊着“约炮”的话题,穿着低胸上衣,说着荤段子,不时爆着粗口,在刺耳节拍中做出各种莫名其妙的动作,俯身打字时也毫无掩饰……这难道就是9158和傅政军所宣称的文艺表演和全民娱乐?

  但收获却是实实在在的,“薇薇”的视频窗口下面不时滚动着某某送上“一瓣幸运四叶草”“带你去旅行”的虚拟礼物。

  天鸽互动为什么不惧怕违规内容,而且能成功上市?

  仔细研究9158的运营模式,可以发现这是一个结构精巧的生态系统,其构筑的安全屏障足令傅政军高枕无忧。

  根据招股书,天鸽互动的生态系统参与方主要包括分销商、销售代|理、主播、室主和普通用户。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有2亿注册用户,3.48万名主播,但真正归属于天鸽的员工只有898人。与天鸽有着密切利益关系的主播、室主、销售代|理以及仅有的3家分销商都不是天鸽的雇员。

  分销商管理着天鸽互动平台上虚拟货币的销售和市场推广,雇用、培训及管理销售代|理。他们还负责招募主播,物色可获利的类型及內容。分销商能够拿到60%~70%的用户消费额,是整个生态系统的最大受益方;它会把收入二次分发给销售代|理和主播。

  主播是视频内容的提供者,也是实时聊天的运转轴心,由分销商管理,承担着吸引用户、激发互动和推动虚拟商品销售的任务;室主则是聊天|室的管理者,由天鸽互动管理,不仅掌管着演出排期的权力,还负责监控有无违规内容。

  分销商管人、管钱、管内容,已经触及了天鸽互动的命门。但自2008年年底建立这套生态系统至今,傅政军并未对此作出伤筋动骨的调整。对于分销商日益坐大、话语权不断增强的潜在风险,他似乎并不在意,仅仅表示“都是老朋友”,已经合作了很多年,双方的分成比例可能上下微调,但基本稳定,影响不大。

  商人奢谈“友谊”,结局往往是不欢而散。在IT圈子里浸淫多年的傅政军显然不会如此纯情,他更看重的或许是多层结构提供的安全保障。

  《商界评论》前主编李彤此前撰文称,天鸽互动的组织架构追求的是“安全第一”。如果聊天|室出现了不适当的内容,主播首当其冲,轻则取消“上麦”资格,重则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倘若事态严重,主播无法担责,则室主“连坐”,甚至分销商也有可能卷入其中,但天鸽互动永远是最后被点名的人。“因为分销商是独立的第三方,出了问题该坐牢坐牢,上市公司与之解除合作就是了。分销商与销售代|理之间也只有一纸销售合同,而室主、主播连合同都没有,连临时工都不是。”

  继续洗白

  在完善的风险防控机制的庇佑下,傅政军和9158几乎躺着就能赚钱,连续两年的营收增速保持在20%左右,且毛利润率始终接近90%。而公司上市后,傅政军颇为自信地宣称,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一数字仍将居高不下。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囿于社会舆论的压力和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天鸽互动还是迈出了多样化经营的步伐。

  傅政军此前试图在移动游戏领域发力,并提出了让“主播带着用户玩”的新玩法。2013年,这部分业务带来了273万元的收入,仅占总营收的5‰,几可忽略不计。

  而在上市后的首次采访中,傅政军宣布了一个新的计划:在医疗领域发力。他认为,竞争对手已经在视频教育等市场占据先机,而视频医疗将成为天鸽互动的差异化优势。

  每家科技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而“基因”将会左右公司的每一次决策。傅政军为天鸽互动选定的基因是“通信”;如今他不满足于基于通信的娱乐,而是要用垂直通信改造医疗健康行业。

  傅政军如此绘制医疗蓝图:“我们是一个通信平台。未来的视频医疗服务主要用于医患之间的沟通,甚至包括健身教练、高尔夫教练与学员的沟通。大家还可以建立一个群,你拿到自己的体检报告,就可以发布出来,问问其他人的看法。”

  而在目标用户方面,天鸽互动仍将聚焦于二、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傅政军认为,当地居民不是很相信当地的医生,更喜欢去北上广等大城市就医,而视频医疗服务能够部分满足这一诉求。“切入点是让他们更方便地找到更专业的医疗服务。”他说。

  这一新的尝试已经在稳步推进。除了与拥有丰富资源的线下医疗机构谈判外,天鸽互动还在IPO期间引入了一个“基石投资者”——康健国际,据介绍这是一家专门从事医疗的公司。

  但与这些“高大上”的事情相比,傅政军和天鸽互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需要靠社交视频娱乐,靠兜售“玫瑰”“飞机”,靠美女主播打“擦边球”的表演讨生活。这虽然不是一门优雅的生意,但它依旧在实惠而野蛮地生长着。

  上市当天,9158在网站首页的显眼位置打出“感谢有你,天鸽上市啦”的宣言。傅政军希望以这种方式让2亿玩家分享自己的“开心”。但是,此举并未在聊天|室内掀起任何波澜,对于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绝大多数玩家而言,“上市”实在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表达。

  而上市之后的天鸽互动,除了几位高层身价百倍、一夜暴富之外,美女主播依旧,富豪一掷千金依旧,草根免费围观依旧,如此而已。

文章从互联网整理而来,旨在传播企业管理知识和方法。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需要删除或者您需要具体了解更多SaaS平台开发商翼发云的CRM软件相关信息,请和我们联络:

【QQ】2190390852 【微信】13094813141【网址】www.effapp.com

2020-03-17T07:15:41+08:002020-03-17 07:15:41|Categories: CRM软件|Tags: , , |